P2P爆雷潮後,投資人的錢都去了哪?_信息_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亚洲美女酒業有限公司

P2P爆雷潮後,投資人的錢都去了哪?_信息

時間:2019-09-09  來源:  作者:木木  點擊量:

導語:P2P浪潮退去:有人認栽,有人維權,有人尋找新藍海。

P2P雷潮不斷,再老練的投資客也不免在這裏折戟。

行業從鼎盛時的6000多家洗牌到至今僅剩幾百家,這是一部P2P行業的興衰史,也是一部普通人投資理財的血淚史。

經曆過這一番血淋淋的市場教育後,投資人的錢還是得尋覓一個去處。房市、股市、銀行理財子公司……P2P爆雷潮之後,投資人的錢去了哪?

1、大潮退去

“買房子,買黃金,以後別買理財產品了,這精力,心情給糟蹋壞了。”老王在一個P2P維權群內回複另一位投資人提出的問題:“你們現在買什麽理財產品?”

但很快,這個話題便被湧上來的維權信息淹沒了。在一個又一個新組建的微信維權群內,大家更關心如何把已經投出去的錢拿回來,天天如此。

為了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遭遇投資爆雷的投資人,試圖通過注冊微信公眾號,定期發布維權文章來擴大影響,但往往收效甚微。

沒有人知道,他們什麽時候才能拿回本金,又或者還能不能拿回本金。

在一陣陣猛烈的爆雷潮中,投資人們眼下本金損失的疼痛,早已超過了當初高額利息帶來的快感。

維權群裏的老王運氣不太好。之前從來沒接觸過P2P,直到今年三月,老王經朋友介紹放了點錢進去,想著玩玩,沒想到四個月後,平台就爆雷了,3萬多塊錢被套牢。

雷潮裏栽跟頭的不隻是老王這樣的新手,一些經驗豐富的老手也未能幸免。

在一家國企擔任高管的王琴,從2015年下半年就開始投資了,可以說是P2P理財的“原住民”。

王琴投資的第一家平台是金融工場,鑒於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原則,她又相繼投資了團貸網、愛錢進等平台。

2017年年初,王琴隱約感覺團貸網有些不對勁,便全資撤出,加倉金融工場,卻沒料到,避開了團貸網這顆大雷,又跌進了金融工場這個巨坑。2年時間而已,王琴32萬本金血本無歸。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在P2P的雷潮中淪陷,也有全身而退者,不但賺到了不錯的收益,還在一旁看起了熱鬧。

“2018年6月爆雷潮期間,我在網上看各種貼,還發表一些言論,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林飛是在P2P浪潮中為數不多的幸運兒。P2P雷潮之前,他因家中有事提前撤資,僥幸逃過一劫。

“花果金融爆雷的時候,我在投資人群說這隻是一個開始,群裏的人就使勁罵我,我就罵他們”。還在泥淖中的投資人們聽不得林飛的風涼話。

如今損失慘重才開始悔不當初,但當初這些人何嚐不自詡是第一批踏浪人呢?

彼時,互聯網金融的序幕剛被拉開,行業處於野蠻生長期。2015年P2P平台達到2595家,是2014年的1.6倍。出借人達500多萬,借款人200多萬,比上一年翻了幾番,全年成交金額更是接近萬億。

也是這一年,宜人貸成功登陸紐交所,紅嶺創投“雙11”當天日成交量突破29億,更有平台交易量以400%—700%的趨勢飛速增長 。

那個時候,行業總體的綜合收益率一度能達到13.29%。

13.29%的投資收益率,好不誘人。風口之下,投資人們悉數進場,重倉P2P。

2、全民入場

時間進入2016年,P2P增長迅猛,全年成交量超過2萬億。

這一年,1000多萬名投資人湧入P2P,放貸給800萬人用。

P2P這把火為什麽在2016年燒得特別旺?

原因大致有兩個:一方麵股市已過牛市,進入熊市,投資人的錢無處可去;另一方麵各大平台為搶奪市場,采取了一係列瘋狂的加息行為。

高息就像一聲號角,吸引了不少股民轉場。

林飛就是一個典型,他之前花8年時間炒股虧了數十萬,2016年年底,P2P風口一來他轉頭就紮進去了。

林飛把家裏的積蓄分兩塊:除日常生活開支,其他資金分別投到愛錢進、人人貸、拍拍貸、微貸網。因為林飛投的是新手標,這些平台的年化收益率大多在10%左右。

那個時候,對於大名鼎鼎的陸金所、紅嶺創投這樣的平台,林飛是不屑一顧的,因為利息太低。

對於投資的平台,林飛有自己的篩選標準,早在2015年他就關注了“羿飛評級”——中國最早的P2P平台測評自媒體。

“我知道哪些是頭部平台。”林飛不完全相信行業官方網站的榜單,他認為榜單排名都是花錢買的。

投資過程中,林飛會按照自己的方式再篩選一遍。“看這個團隊是不是有專業的能力,創始人大股東是不是有造假的動機。”

“我很看好清華、北大的,不太像那種跑路的,但如果資本運作太厲害,或履曆很跳,一看這個人過於活躍,像投機家風格的,我就不看好。”除此之外,林飛更看好那些會“傍大腿”的平台,比如知名風投係,國資係等。

用這套方法論,林飛陸續投入上百萬本金,因為趕上P2P紅利期,賺到了豐厚的收益。

但接下來,對於10%的穩健收益,林飛覺得沒意思了。“慢慢的越來越深入,越來越貪婪,確實沒有管住自己,收益越來越高,沒出事,心就變野了。”林飛認為自己可以承受一定的風險,於是他將投資重心放到了年化收益率10%以上的平台。

“我就整天看誰家有返利,也投了好幾個返利平台,比如團貸網,投哪網。”此外,林飛還投資了年化收益率約13%的短融網、15%的愛錢幫、13%—14%銀湖網(此處的年化收益率包含加息券、紅包、返利)。這些平台的共同點是,不但高息,還背靠大樹。

林飛到底從P2P投資裏麵賺了多少錢?

“假設200萬的本金,平均年化收益率8%,你算算一年半的時間能賺多少錢?”

動輒百萬入場,像林飛這樣的投資者不在少數,但還有龐大的一群人,入場隻為“薅羊毛”。

“就是薅羊毛。”陳琪對自己當初投資P2P的目的非常明確。2016年在熟人的推薦下,他第一次投資了P2P平台——宜人貸,那時加上返利以及拉新等活動,年化收益率能高達30%-40%。

接觸到P2P之後,陳琪利用每天上下班坐地鐵的時間,瀏覽各大網貸門戶網站、貼吧,他還加入不少羊毛群實時關注各家平台新出的活動。陳琪每天在地鐵上盤算著,哪些平台可以入手,投入多少本金,能夠薅到多少錢。

“整個2016年,薅了十幾家平台,本金10000,一年賺了3000。”除了選擇一兩家大平台進行3-6個月的固定投資之外,陳琪在其餘平台所投的都是新手標,利息高,周期短,薅一把就走。

相對林飛和陳琪,黃磊稍微穩健一些。黃磊會特意挑一些高收益的平台進行投資,前提是在他認為比較相對安全的情況下。但有時,他也會被平台的高息誘惑,突破安全防線。

“收益高,每天都有,看著也開心。”黃磊如此描述自己當時的心態。

好日子沒過一年,時間進入2018年,雷聲伴隨著平台撒出的加息券禮花,交錯進行。

3、雪崩時刻

“銀湖網投了5萬,虧了2.5萬。”黃磊當初投資銀湖網,一是看中了平台有上市背景,更重要的是看中了高達12%的年化收益率(紅包+加息券)。盡管那個時候,黃磊已經知道銀湖網的兄弟平台——熊貓金庫主打活期產品,可能存在風險,但彼時被高息蒙蔽雙眼的黃磊,還是忽略了風險,投了。

“熊貓金庫出現兌付困難之後,又趕上爆雷潮,銀湖網也受到影響,我當時想要虧損退出,並且寫好了申請轉讓的郵件(他們無法線上操作),但後麵完全處理不過來,正常到期的都無法兌付。”黃磊回憶,為了拿到本金,他做了不少挽救措大學生一個蛋賺16萬施,但依舊無濟於事。

“我認了。”對於虧損,黃磊還算釋懷,他認為即便虧損2.5萬,總體來說還是賺了好幾萬,並不吃虧。

但羊毛大軍裏的陳琪沒能幸免,不幸踩雷百金貸。

“所以不要貪啊”林飛感慨。

不過,陳琪對於踩雷事件倒是很樂觀:“能回就回,不能回就算了。”在他看來,隻要不賠,剩下的錢能不能回來,已經無所謂了。

但並不是所有投資人都如此寬心。比如老王和王琴所在的微信群內,就時常有人號召:“亚洲美女要維權到底。”

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如今雷潮的聲音有多響,當初加息券的禮花就有多絢爛。

就像林飛從股市栽了跟頭轉戰P2P一樣,P2P雷潮裏的投資人們又開始尋找新藍海。

在一輪新的理財浪潮裏,高息仍然是投資者的衡量標準,但卻不再是最重要且唯一的衡量標準。

4、雷潮後時代

黃磊在踩雷銀湖網之後,變得十分謹慎。眼下,他將收入分為三大部分,除日常生活開支之外,一部分購買銀行的定期存款產品,一部分放在銀行卡,剩下的則轉入餘額寶。

“主要買城商行的存款產品。”這是黃磊目前的理財方式,30天的存款期限,年化收益率百分之四點多。在黃磊看來這已經是當下風險較低的投資理財產品中,收益率較高的產品。

而對於為什麽選擇城商行的銀行存款產品,卻不選擇國有大行的理財產品,黃磊稱,一是因為收益相對較高,存款期限較為靈活;二是城商行的產品通過APP便可完成理財,但若購買國有大行的理財產品,則需要先到銀行的線下網點進行風險評估之後,才能進行申請。流程極為繁瑣,且收益率不高。

不過,盡管選擇了相對保守其安全的銀行產品作為理財方式,但黃磊仍然不安心。今年包商銀行及錦州銀行事件讓黃磊對銀行存款產品也產生了懷疑。

“還是買房吧,然後出租收房租。”黃磊認為國內的理財市場,已經沒有什麽好的投資品種,而房產是相對較為安全的投資方式之一。但鑒於目前資金不夠,黃磊隻能暫時買一些理財產品,待明年資金充足時,他會全款買個二套房進行投資。

吃一塹,長一智,但對於風險的敬畏,黃磊隻是個例,而另一些人,仍然在收益與風險中博弈。

王琴與陳琪都不願意將錢存放在銀行或購買銀行相關的產品,主要原因是收益太低。

如今,王琴主要把錢放在理財通。而陳琪從P2P撤離之後,則鍾情於基金,對於他而言,這是一種風險低於炒股,但收益卻高於炒股的一種理財方式。

陳琪依舊相信,通過自己的專業分析,即便購買的基金虧損,也在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之內。今年上半年,他已通過購買基金小賺了一筆。

而曾經在P2P賺了數十萬的林飛,在購買了一段時間的基金後,重新回歸到了股市。

“今年1月精準抄底,最多的時候掙了60%多。”林飛分享了自己在指數基金的收益,“掙了一點錢以後心就變野了,換成了股票,但心變野之後,收益還不如指數,掙得挺多,運氣不好,又虧回去了。”

可即便如此,林飛也不會考慮銀行理財。“流動性差,機會來了,錢出不來。”

林飛最近也在考慮要不要購買商住房,“聽同事說,有的租售比能達到7%。”

兜兜轉轉一圈之後,人們的理財渠道似乎又回到了房子、股市、基金,而P2P則在一陣繁華之後,重歸於沉寂。

隻是,曾經習慣了高息,躺著就能賺錢的投資人們,如今麵對穩健但低收益的產品,內心會空虛嗎?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林飛、陳秋、王琴、黃磊、老王為化名。)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