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嵩為何會走向奸臣的道路,最終留下千古罵名_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五月花社区酒業有限公司

嚴嵩為何會走向奸臣的道路,最終留下千古罵名

時間:2020-09-13  來源:  作者:木木  點擊量:

對嚴嵩很感興趣的小夥伴們,趣曆史小編帶來詳細的文章供大家參考。

最初,嚴嵩也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他用心讀書,考取功名,為的並非都是榮華富貴,也有著一腔報國熱情。但隨著時間流逝,嚴嵩逐漸從一個有為青年,演變成嘉靖朝最大的奸臣,他貪戀權柄、賣官鬻爵、陷害忠良,為了權勢無所不用其極,那麽為何嚴嵩會走向這條巨奸道路最終留下千古罵名?

一、江山易改稟性難移

“人之初,性本善”,就是說人一出生,是善良的,還沒有沾染上社會的不良習氣。有的人則說,人之初性本惡,說的就是人在幼兒階段,就已經暴露出占有和破壞的本性,大多數情況下,幼兒都喜歡弄壞一些東西,而並非保護什麽東西。

從人降生那一刻,就有很多東西已經決定了,其中包括一個人的性格基礎和意識形態,雖說人會隨著社會發展有著相應變化,但有些東西在骨子裏是很難改變的。

不論嚴嵩之前有多大的報國之誌,但最終他也是個貪戀權勢、金錢的貪官,從考取功名,到其權傾朝野,從一窮二白,到富可敵國,權力可以改變一個人,而嚴嵩欣然接受這種改變。

image.png

史料記載“舉弘治十八年進士,改庶吉士,授編修。移疾歸,讀書鈐山十年,為詩古文辭,頗著清譽。”

嚴嵩出身的家庭,在宋朝原本是個名門望族,而到了明朝家道中落,家庭條件很普通,甚至可以說是艱苦,在其考上進士前夕,家境仍處於一貧如洗的階段。寒門或許出不了貴子,但寒門會讓一個人奮發努力,為了改變自身命運,嚴嵩學習很用功,這顆不甘的野心,大概從他小時候就一直存在。

二、為了權力不得不如此

要想獲得高官厚祿,隻憑考試考得好是不夠的,大多數學子參加科考,並不是為報效國家,而是隻是希望能光宗耀祖,並掙得一份不低的收入。嚴嵩考上進士後不久,便因病回家,在家一待就是十年,此時嚴嵩二十多歲,正是年輕力壯,為何要選擇回家繼續讀書?

當時,正是正德年間,而且恰好是劉瑾權傾朝野之時,朝廷之上籠罩著一層宦官的高壓統治,政治環境是相當惡劣。嚴嵩對此也是嗤之以鼻,嚴嵩不想以劉瑾為伍,所以他選擇隱居,等到風頭過去,他再出頭。

此時的嚴嵩仍有著報國之誌,他的大致想法應是先有了權力,才能實現其抱負。如果嚴嵩一生都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官,就算他再壞,也不會禍及國家,畢竟權力就那麽點,影響力也就變得極其有限。然而如果是一國宰執大臣,那這破壞力就能無限擴大。

史料記載“帝將祀獻皇帝明堂,以配上帝。已,又欲稱宗入太廟。嵩與群臣議沮之,帝不悅,著《明堂或問》示廷臣。嵩惶恐,盡改前說,條畫禮儀甚備。禮成,賜金幣。”

忠言逆耳利於行,但誰喜歡被天天懟來懟去,包括皇帝在內,大家都喜歡聽奉承之言。嘉靖帝剛繼位,就開始了聲勢浩大的大禮儀之爭,為了爹的名分,嘉靖和朝臣們爭得不可開交。

嚴嵩也參與其中,他和群臣一樣,高舉反對大旗,嘉靖皇帝很不高興,嚴嵩有些惶恐。此時的嚴嵩明白了,要想得到權位,就得順著皇帝的性子來,從此,嚴嵩開始了諂媚奉承之路。嚴嵩改變了之前的主張,支持嘉靖為爹爭名分,於是嘉靖對嚴嵩更加信任和重用。

image.png

要想求得朝廷高位,那就要精通獻媚逢迎,此時的嚴嵩或許還沒有意料到,他和他的初心開始背道而馳,甚至是越走越遠。等到他鏟除一切政敵,真的做到權傾朝野,他發現他已經深深陷入權力的漩渦,再也無法脫離。

但凡直言敢諫的忠臣,大多沒有什麽好下場,其中包括夏言。夏言身負大才、滿腹學識,嘉靖年間擢升為內閣首輔,別看身居高位,但夏言為人清高,不甘於逢迎領導,所以他被嚴嵩給擠了下來,並落得個身首異處。

反觀嚴嵩的一生,那是榮華富貴,足足活到了八十多。雖說嚴嵩晚年十分悲慘,兒子嚴世蕃被斬,他自己也落得個乞討而死,但嚴嵩好歹是自然死亡,而夏言呢?是被誣陷處死,一個大忠,一個大奸,明顯有很大的不同。

三、嚴嵩或經曆過重大打擊

在嚴嵩小時候,父親嚴淮就傾注了莫大的心血,經常將嚴嵩抱在懷裏,嘴裏叨念著三字經,用來啟發嚴嵩的智力。等到嚴嵩大一點,就聘請老師教導嚴嵩。哪怕條件不濟,忍受貧困,嚴淮也會千方百計讓孩子讀書,想讓嚴嵩來光宗耀祖。

嚴嵩考上庶吉士,授予編修之職,本是前途似錦,但因為其祖父、母親相繼去世,嚴嵩隻得選擇回家守製。三年守製期滿,就可以回朝繼續任職,但嚴嵩沒有選擇回京,而是繼續在家讀書。

人如果不遇到什麽巨大的挫折或打擊,是不會變化如此之大的,五月花社区推測,也許因為親人的去世,讓嚴嵩心性大變。或許因為劉瑾在朝廷作威作福,讓嚴嵩不得已隱居在家。其中可能還有很多不為人知情況。

image.png

期望越大,壓力越大,從父親開始,嚴嵩就成了家裏的希望,哪怕再窮困都要供他讀書,這讓嚴嵩不得不拚命去爭取富貴,來光耀門庭。這一切可能都是嚴嵩變化的原因,或許是一次巨大的挫折,或許是一個微小的舉動,讓嚴嵩清楚,他要不顧一切奪得權勢。

在回朝複職後,嚴嵩還在南京任職數年,南京作為陪都,有著完整的行政體係,這是朱棣留下的,但南京的官員大多沒有實權,也沒有太多事情做,如果用來養老,那是再合適不過了。嚴嵩則不甘於如此,或許在某個夜晚、某個清晨,嚴嵩決定換個活法,不惜一些代價地往上爬,哪怕成為權臣巨奸,他也無怨無悔。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