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社区_E欧美性情一线免费HTTP_开心久久-APP破解版安裝_Page332683

廳官不信組織信“神婆”?貪腐沒有護身符!_熱

時間:2020-10-26  來源:  作者:木木  點擊量:

(原標題:廳官不信組織信“神婆”?貪腐沒有護身符!)

10月25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載《貪腐沒有護身符》,報道了一些落馬黨員幹部遇事問“大師”、犯事求保佑、擺設講風水的案情。

報道披露,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原常委王政曾於2018年1月3日到自治區紀委監委說明情況,承認了接受老板沙某賄賂的事實,還主動上交了10萬元賄金。然而,王政是企圖以小掩大、蒙混過關,他最終查明的受賄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694萬餘元。

王政為了躲過紀法嚴懲,不僅和組織玩起了“障眼法”,還把“神婆”當作救命稻草,祈求逢凶化吉、轉運祛災。2018年春節後,他隨親戚徐某等人到鹽池縣的一名“神婆”家拜訪。

“‘神婆’拿了張紙,在我臉上蹭了幾下,然後說了幾句話,大意就是組織不會發現其他問題,仕途一切順利之類的,說完就在黃紙上畫了個東西,具體也不知道叫啥,畫的那個符號我也不認識。”王政說,他將“神婆”送的護身符帶在身上、夾在腋下,一周後,依照“神婆”的囑咐將其燒掉,並將燒後的紙灰咽下。

作為一名有著20多年黨齡的黨員,王政選擇相信“神婆”、不信組織。在組織談話函詢時,王政不如實說明全部問題,隱瞞自己的重大違紀違法問題;在執行重大事項報告規定上,王政避重就輕,報小藏大,不按要求如實報告其家庭實際擁有的房產;而在接受調查之初,王政仍然沒有做到對黨忠誠,虛報情況,企圖“保護”不想涉及的“朋友”,給調查工作增加了負擔。

護身符終究沒能“保護”王政。有關部門在調查肖永生涉黑案件時發現王政貪腐的線索,2019年6月29日,寧夏自治區紀委監委對王政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並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以下為報道全文——

近日,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原常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王政因犯受賄罪,一審獲刑十年六個月。在其諸多違紀違法事實中,“搞迷信活動”一項引人關注。

無獨有偶,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近期發布的黨紀政務處分通報中,包括貴州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覃傑,中信銀行哈爾濱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於成信,農業農村部農田建設管理司原司長盧貴敏等在內的多名黨員幹部被指違反政治紀律,搞迷信活動。

身為黨員幹部,本應堅守理想信念,為何在燒香拜佛、求神算命中尋求精神寄托,祈求仕途平安?此類問題有什麽特點和危害?記者就此采訪了相關辦案人員和專家。

不信組織信“神婆”

今年7月,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監委通報了對王政的黨紀政務處分決定。“經查,王政違反政治紀律,搞迷信活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違規收受禮品、禮金,長期借用管理服務對象住房;違反組織紀律,在組織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和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涉嫌受賄犯罪……給予王政開除黨籍和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將其涉嫌職務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涉案財物隨案移送。”

兩年前,王政因違反廉潔紀律,受過一次黨內警告處分。正是這次處分,讓原本心安理得收受賄賂的王政坐立難安。

在一起行賄案件辦理過程中,個體老板沙某稱曾向時任寧夏回族自治區國土資源廳廳長的王政行賄10萬元。2018年1月3日,王政到自治區紀委監委說明情況,承認了受賄事實,還主動上交了10萬元賄金。

企圖以小掩大、蒙混過關,是王政打的“算盤”。“對王政來說,受賄10萬元是件‘小事’,他真正擔心的是自己一係列重大違紀違法問題暴露。”查辦該案的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經查,王政利用其擔任石嘴山市地礦局局長、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委書記、自治區廣電總台副總台長、自治區國土資源廳廳長等職務上的便利,在工程項目、礦產資源勘探開發等方麵為有關企業和個人謀取利益,先後111次收受17名公職人員、企業人員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694萬餘元。

心中有鬼,一聽風吹草動便風聲鶴唳。為了躲過紀法嚴懲,王政不僅和組織玩起了“障眼法”,還把“神婆”當作救命稻草,祈求逢凶化吉、轉運祛災。

2018年春節,王政一家無心歡度。王政的一位親戚徐某平日對迷信多有研究,家中還供奉著神龕,想借“神力”幫王政一把。她打聽到,在鹽池縣有一位“神婆”,不僅算命算得準,還能化凶為吉保平安。節後,王政隨徐某等人到鹽池縣的“神婆”家拜訪。

“‘神婆’拿了張紙,在我臉上蹭了幾下,然後說了幾句話,大意就是組織不會發現其他問題,仕途一切順利之類的,說完就在黃紙上畫了個東西,具體也不知道叫啥,畫的那個符號我也不認識。”王政說,他將“神婆”送的護身符帶在身上、夾在腋下,一周後,依照“神婆”的囑咐將其燒掉,並將燒後的紙灰咽下。

王政心存僥幸,以為按照“神婆”的指示一一照做,就能得到“神靈”護佑,而這不過是癡心妄想。

“王政案浮出水麵,源於對肖永生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的查處。”今年5月19日,肖永生等60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一審公開宣判。該案是當時寧夏涉案人數最多、涉案金額最大的涉黑案件,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資產共計1400多項,折合人民幣約4億元。

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監委辦案人員說,肖永生原是寧夏永生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給王政送錢最多的老板,二人關係非同一般。1997年,時任石嘴山市地礦局局長的王政到肖永生承包的礦上檢查工作,自此兩人結識。為幫助肖永生獲利,王政在工程承攬、資金撥付、業務谘詢等方麵有求必應,肖永生則送錢送禮,逢年過節還會給王政拜年。經查,1997年至2018年,王政先後37次收受肖永生及其兒子肖飛所送現金人民幣250餘萬元、美元10萬元以及500克金條,占其受賄總額約三分之一。

作為一名有著20多年黨齡的共產黨員,王政選擇相信“神婆”、不信組織。在組織談話函詢時,王政不如實向組織說明全部問題,隱瞞自己的重大違紀違法問題;在執行重大事項報告規定上,王政避重就輕,報小藏大,不按要求如實報告其家庭實際擁有的房產;而在接受調查之初,王政仍然沒有做到對黨忠誠,虛報情況,企圖“保護”不想涉及的“朋友”,給調查工作增加了負擔。

護身符終究沒能“保護”王政。2019年5月5日,石嘴山市公安局對肖永生、肖飛為首的家族犯罪集團以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立案偵查。一個多月後,6月29日,自治區紀委監委對王政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並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信仰迷失入歧途

“我不向組織坦白交代,反而心存僥幸求神保佑,幹了這種糊塗事、齷齪事,現在非常後悔。”王政說,搞迷信活動就一個目的——求得心理安慰。

求神拜鬼保平安,是包括王政在內的一些黨員領導幹部搞迷信活動的動機表現。在拿了不該拿的錢,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以後,把“鬼神”“大師”當作最後的依靠,認為隻要能得到“神靈”相助,就可躲過紀法嚴懲。

2019年12月,江蘇省淮安市交警支隊原支隊長尹誌剛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淮安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2018年下半年,尹誌剛的兩名下屬先後接受組織留置審查,尹誌剛深感焦躁不安,趕忙找“大師”尋求化解,並寫下“平安”二字請“大師”測字。經“大師”點化,他安排家人去寺廟為其求得一張護身符隨身攜帶,以求心理慰藉。

此外,一些黨員幹部在重大決策或個人事項方麵受迷信影響頗深,擺設問“風水”、辦事看“時辰”,家庭裝修、辦公室布置、個人升遷等事項經常依賴所謂“大師”指點迷津,妄圖以此保證官運亨通。

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偉認為,此類案例往往存在違反政治紀律和其他紀律問題交織,以及受迷信活動影響而濫用職權的情形。

理想信念堅定本是黨員幹部的底線原則,封建迷信與其水火不容,為何少數黨員幹部卻仍走入迷信歧途?

“王政不信馬列,對鬼神卻信之甚篤,平時還閱讀、收藏有政治問題的書籍,這對其理想信念產生了負麵作用。”參與查處王政案的自治區紀委監委幹部表示,王政蛻變成政治上的“兩麵人”,與其忽視政治學習和黨性鍛煉,理想信念“總開關”出問題有直接關係。

理想信念不堅定,就容易被迷信心態綁架。王政在反思中提道:“幾十年間,我參加了無數次政治學習教育,但都是在應付,為完成任務,錯誤地把黨員身份看成是政治‘地位’,把黨員這一政治身份應有的責任義務和要求丟到了一邊。”

信仰一旦迷失,底線便很快失守。荒唐行為的背後,是一些黨員幹部嚴重扭曲的政績觀。他們或因仕途不順而求神拜佛,或想走捷徑、謀高升而祈求庇佑,從“迷權”一步步走向“迷信”。比如,重慶市工商聯原副主席楊鍾馗,為了升官發財,曾接受私營企業主邀請,專程到山西五台山五爺廟燒香拜佛,並請“大師”誦經祈福。參拜時,一根香燒斷了,“不祥之兆”令他疑神疑鬼;湖南省株洲高新區管委會原副主任馬立恒在兩次換屆選舉落選後,從認為自己“關係不硬”轉而認為自己“運氣不佳”,從此到各地求神問卦。然而,這非但沒能讓他“轉運”,反而加速了他的墮落。2020年5月,馬立恒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提起公訴。

黨員幹部組織或參加迷信活動,對個人、組織乃至全社會貽害無窮,必須嚴肅查處。“微觀看,迷信會導致黨員領導幹部思想‘病變’,自認為有鬼神庇佑,失去了對黨紀國法的敬畏,很容易跌入違紀違法的深淵;宏觀看,由於迷信活動影響導致決策失誤,既給黨和國家帶來嚴重損失,破壞黨的事業和形象,也會汙染社會風氣,侵害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宋偉說。

正本清源

嚴肅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不信馬列信鬼神,實質是官員理想信念‘缺鈣’、黨性修養缺失。”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認為,官員參與、組織迷信活動,折射出其奉行權力至上原則,拋棄了為人民服務的宗旨。

堅定的理想信念並不是與生俱來的,也不能一勞永逸。避免此類現象發生,關鍵在於強化對黨員幹部的理想信念教育,解決好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問題,並以嚴格的黨內政治生活錘煉黨性,築牢對黨忠誠、拒腐防變的思想根基。

黨員幹部公然組織或參加迷信活動,不是無關緊要的小事,在黨紀黨規中有明確處分規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六十三條將組織、參加迷信活動明確列為違反政治紀律的情形,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為黨員幹部劃出了紅線。2019年初公布的《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也明確指出,要堅定理想信念,牢固樹立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挺起共產黨人的精神脊梁,堅決防止不信馬列信鬼神。

“黨員幹部搞封建迷信,有的甚至持續多年未被發現,反映出監督缺位的問題。”宋偉說,應強化日常監督,既抓“八小時之內”的工作圈,又抓“八小時之外”的生活圈,及時了解黨員幹部的思想、工作、作風、生活狀況,抓早抓小、抓常抓長。

淮安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認為,應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發現黨員幹部搞迷信活動的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後,運用談心談話等方式及時提醒糾正;同時強化理想信念教育,將深化精神文明創建、崇尚科學、反對迷信等內容納入“政治體檢”清單,發現問題後立即督促整改,清除政治生態汙垢,建設純潔幹部隊伍。

友情鏈接: